2020国考公务员网络课程(编号:gongwuyuan-0004)MDBK-080 绀野光 蓮実クレア 安达亚美

编号:gongwuyuan-0004
资料大小:24.46GB
下载链接(资源是标题前半部分内容,不是标题后半部分内容,放心购买):

本站无需注册,自助购买后5s时间页面跳转查看隐藏内容,付款方式为支付宝。请及时保存付费内容中的资料3天内付费内容可见)。您需要先支付 15元 才能查看此处内容!立即支付

2020国考公务员网络课程(编号:gongwuyuan-0004)MDBK-080 绀野光 蓮実クレア 安达亚美

2020国考公务员网络课程(编号:gongwuyuan-0004)MDBK-080 绀野光 蓮実クレア 安达亚美

康德对理性的强调无疑是启蒙运动的产物。然而,主导其道德理论,即主导康德思想的对感性与快乐的排斥,并不是启蒙运动的特征。启蒙运动恰恰是要去复兴感性。不仅康德,还有拉美特利(La Mettrie)也认为启蒙运动过于肯定了感性与享乐。拉美特利认为,对存在的感知首先是对快乐和幸福的感知。康德对感性的排斥不是启蒙运动表达的本意,而是基督教道德的残余。此外,那种“因为偏好而不顾一切的狂热的鲁莽”绝非“自然”如此。恰恰是这种将理性与感性严格区分开来的锋利刀口,才造成了强制,割出了伤口,才让喜好变得“狂热”“鲁莽”。

康德认为,“至善”(das höchste Gut)是“我们意志中先天必要的客体”[4]。仅仅是“至善”就已顺应“理性生命追求完美的意愿”[5]。“至善”所指的不单是德行。只有德行和幸福一起才会造就“完美无缺的善”。然而,二者却又是矛盾的完全“不同的元素”[6]。这种道德不会使人幸福,也不会告诉“我们如何获得幸福”,因为幸福就是一件有关偏好和感性的事情。然而,偏好作为幸福的本源没有产生道德的行为,“因为人的天性不是自发而是只能通过使理性伤害感性的强制力才可以达成与那种善的协调一致”[7]。因此,道德如若进步,强制与痛苦必不可少。

01-009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