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RH-067 印度博帕尔市2万人丧生!剧毒事件科普:异氰甲酯MIC、弗基恩、氰化钠、多氯联苯、口红

灭顶之灾1984年12月2日子夜,紧张忙碌了一天的印度中央邦首府博帕尔市的市民们早已沉沉睡去,喧嚣了一天的城市也渐渐地安静下来了。只有大街两旁的路灯在闪烁,照在雪地上发出片片惨白的光。就在这个寂静的夜晚,灾难却无声无息地降到了博帕尔市市民的头上,这场突然而至的灭顶之灾震惊了全世界,至今也无法使人淡忘。灾难是这样发生的:美国联合碳化公司在印度的博帕尔市投资兴建了一个专门用来生产农用杀虫剂的农药厂,在1984年12月2日23时许,该农药厂由于在技术操作上出现了严重失误,致使一些水漏到了装有生产杀虫剂原料的异氰甲酯(MIC)罐中。这种原料是一种剧毒的化学物质,它同“弗基恩”一道被人称为并列的两大杀人毒气。“弗基恩”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曾被德国法西斯当做战争武器使用,造成了人员的巨大伤亡。

YRH-067 印度博帕尔市2万人丧生!剧毒事件科普:异氰甲酯MIC、弗基恩、氰化钠、多氯联苯、口红

YRH-067 印度博帕尔市2万人丧生!剧毒事件科普:异氰甲酯MIC、弗基恩、氰化钠、多氯联苯、口红

这次当美国碳化公司农药厂异氰甲酯罐中泄露进水之后,这种剧毒的化学物质和水发生了化学反应,在化学反应的同时释放出大量热量。工厂的值班人员发现异氰甲酯罐的温度异常升高,而且很快逼近MIC的沸点40℃时,按照预案立即采取了紧急措施。但是,无论如何都让人无法理解的怪事相继发生了:手动安全阀失灵、自动安全阀失灵、紧急阀门全部失灵!这样的情景惊呆了现场的所有人。在他们目瞪口呆之时,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悲剧发生了。气化的MIC毒气冲开一道道阀门,同液体的混合物一起,犹如毒蛇猛兽一样越过工厂,穿过街道,把这乳白色的杀人毒气喷向了静悄悄的夜空,撒向周围的居民区,在博帕尔市方圆40千米的地区,上演了一场震惊世界的大气环境严重污染事件。据统计,在这场公害事件中,大约20000人被夺去了生命,大约15万人不同程度地中毒,其中严重中毒濒临死亡的人数有3000人,另有数万人双目失明。此外,在这场毒气泄漏事件中,数千头(只)牲畜和各种其他动物也在劫难逃。

整个事件所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简直无法计算。令人非常遗憾的是,类似印度博帕尔市农药厂的污染事件在世界其他地方也发生过。例如比利时的马斯河谷事件,由于工厂排放出大量有害化学气体与浓雾混合在一起,久久无法散去,空气中的有毒有害物质浓度增加,一周之内就有60多人为此丧生,数千人发病。在我国西北某重工业城市的化学工业区,早在70年代,就被当地人称为“有毒区”,坐火车路过此地的人都会感到呼吸不畅,眼睛发痛,可想而知,这种大气环境的污染已达到了何种地步。我们知道,在地球表面以上、1000千米以下的大气层被称作为“大气圈”,在大气圈里又分为对流层、平流层等不同气层,而同人类关系最为直接的是对流层。在对流层里,空气重量约占空气总重量的95%,这些空气一面做大规模的垂直对流运动,从而达到空气混合,一面又做大规模的水平运动。这种水平运动的结果就决定了大气环境不是固定不变的,它是全球性的大气环境,此处污染就势必影响彼处,破坏一处的大气环境就等于破坏了全球的大气环境。即便是被批准使用的化学品,往往也存在着潜在的危险,更不要说使用不当或者超标使用的化学品了。来自香港消费者委员会的报告确实令人大吃一惊:1996年香港消委对市场销售的口红进行检测,在被检测的43种口红中,将近1/4的口红使用了不良的人工合成化学物质,这些物质都程度不同地有致癌作用。可以算一下,一位经常使用口红的女性,一生中可以用掉4-5千克的口红,这其中有多少致癌物质被她不知不觉地吃了进去!1968年初,在日本九州地区流行了一种怪病,发病者眼皮浮肿,全身泛红,恶心呕吐,肝功能受损,不到半年的时间,有5000多人得此怪病,并有数十人死亡。原来是一家食用油加工厂在制油过程中使用了一种叫多氯联苯的化学品作载热体,结果使这种化学品混进油中,从而在日本造成了轰动一时的“米糠油事件”。更让人吃惊的是1993年3月17日发生在我国桂江的化学品污染事件。一辆满载着200桶10吨剧毒化学品“氰化钠”的大卡车,由于司机驾驶不当,在桂江岸边的莲花山码头翻车,200桶剧毒化学品全部翻入桂江。位于桂江岸边的广西梧州市,工业用水和市民的饮用水全部依赖桂江,翻车事件发生之后,虽然当地政府采取紧急措施,打涝翻入江内的装有氰化钠的大桶,但全市和沿江下游地区不得不停止供水60小时。后经调查,氰化钠虽然没有泄漏,但这一事件造成的影响却是很大的,它给人们的思想带来极大的恐慌,给生活带来很大困难,给工农业生产带来很大损失。驾驶这辆大卡车的司机自感罪责难逃,主动投案自首,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4年。在世界各地,经常发生因人工合成化学物质而引发的环境污染事件,同发生在印度博帕尔市农药厂事件一样,尽管后果有轻有重,影响有大有小,但都说明一个道理,所有人工合成的新化学物质,在使用时除了考虑它的用途外,对人类和其他生物可能会带来什么不良后果也同样是需要认真考虑的,更应该谨慎行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